页面载入中...

  谈及10月10日即将颁出的诺贝尔文学奖,董强说:“我肯定不会愚蠢地让二位猜测谁会得奖,但我想让大家谈谈文学的未来。”面对未来的问题,莫言开玩笑说这问题应该由刘慈欣来回答。在他看来,在未来,中国文学肯定是形形色色的存在,但是科幻会在未来的文学领域占据一个很重要的位置。

  对比莫言的乐观,勒克莱齐奥显然有些悲观,“今天的文学和文化面临着越来越高程度的专业化,从某种程度来说文化并没有真正做到大众文化。因为专业化,世界并不像我们幻想过的那样,让所有的人都能够接触到文化;就我的观察,现在还是有一种趋势,就是文化工作者眼中的文化和大众看到的东西不太一样,对大众来说真正的文化还是有点遥远。”

  现场反馈

  民间锦鸡舞的芦笙音乐轻快流畅,优美动听,曲调丰富,有100多首。1958年,中央民族音乐研究所的何云、简其华、张淑珍编著出版的《苗族芦笙》一书就收录了丹寨县排调镇麻鸟村芦笙手吹奏的锦鸡舞乐曲,誉麻鸟为“芦笙音乐之乡”。

  锦鸡舞表现了苗族人民温和娴静的性格,体现出人与自然和谐友好的精神状态,凸显着苗族人民古老而绚烂的美感追求,是民间舞蹈中一枝烂漫的山花。如今,锦鸡舞在传播的过程中,已逐步演变。经丹寨文艺工作者的再创造,其舞蹈动作模仿大自然的锦鸡动作,有锦鸡觅食、嬉戏、展翅翱翔等,其动作轻盈流畅、优雅自然,很受人们的喜爱。

admin
非遗中国:武林调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